您好,欢迎来到SEO推广方案网站,我们为您提供网站关键词优化推广工具以及网站关键词推广渠道。

SEO推广方案

本平台提供网站seo关键词优化网站关键词排名推广服务

达内教育被曝高管刷单,为何在线教育中概股财务造假频出?

作者:jcmp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5-02      浏览量:0
​距瑞幸咖啡自曝22亿财务造假已有一个多

距瑞幸咖啡自曝22亿财务造假已有一个多月,笼罩在中概股上的财务造假疑云并未消散,海外投资者对中概股不信任感加剧,最近又有一瓜。

01 达内科技高管刷单

近日,第一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职业教育公司达内科技(NASDAQ:TEDU)又被曝出存在高管刷单造假的行为,再次给中概股蒙上阴影。

5月26日,据爆料者胡先生称,此前他经朋友介绍,认识了达内会计中心&达内中关村校区负责人辛某,并按辛某的指示完成了在某信贷APP上贷款报名达内课程的虚增业绩行为,爆料者还提供了微信聊天记录。

基本上从对话的截图上清晰地看出辛某是如何手把手教胡先生贷款、退款、并亲自操作注册账号、录入系统、开通课程的。由此也坐实了确实存在刷单的行为。

有意思的是,4月24日,就在辛某找胡先生刷单的前两天,达内科技在美国证监会官网上披露了审计后的财报,自曝上市五年来累计虚增了约6.3亿元营收。

据财报显示,达内科技(NASDAQ:TEDU)2014-2018年的实际营收分别为7.12亿元、11亿元、15.2亿元、17.53亿元、20.85亿元,而此前公布的结果分别为8.37亿元、11.78亿元、15.8亿元、19.7亿元、22.39亿元。

该财务造假是公司董事会独立审核委员会于2019年4月发现的。美国股市有一个独立审计委员会,大部分由独立董事组成。

审查结果在当年的11月公布,认为达内科技自2014年上市以来,所有财报均不准确,通过不准确的学生账户以及贷款数据,来故意夸大收入。

达内科技作为第一家在美上市的职业教育中概股,市值从IPO发行价9美元跌至如今的2.57美元,市值为1.4亿美元,这个曾经顶着“IT培训第一股”光环的中概股,去年一度濒临退市边缘。

早已锈迹斑斑的达内科技,这次又被媒体曝光存在刷单造假行为,这下惯犯又被人逮到了吧。

02 在线教育“财务安全”问题

其实在中概股财务造假的问题上在线教育股尤为突出。

据21世纪资本研究院、南方财经责任投资行动发布的《ESG测评在线教育“新势力”》系列报告中提到,聚焦于在线教育企业的“财务安全”指标疑点重重。

包括K12为主的好未来、跟谁学等,亦包括传统教育龙头新东方,以及正保远程教育和尚德机构等成人职业教育平台。还有上文说到的高管刷单达内科技。

无法证伪的注册用户、难以杜绝的“刷单”行为、愈演愈烈的“宣传战”与“价格战”、持续扩大的亏损额度等,让在线教育“财务造假”疑云隐现。

在巨大的教育市场,貌似是一块巨大的蛋糕,但繁荣,多半是表象。

5月18日,跟谁学被曝虚增用户高达70-80%,收入上造假超过80%甚至可能超过90%,三个月内遭遇了机构六次做空。

另一边,好未来也“自爆家丑”,声称在公司例行的内部审计过程中,发现有员工对新推出的“light class”业务的销售额进行造假,怀疑员工与外部供应商串通,伪造合同和其他文件,夸大销售额。

随着瑞幸咖啡造假事件发酵,营收与利润的“真实性”已经成为搅动股价、乃至中概股信誉的重要指标。

几天前,美国参议院通过了《外国公司问责法案》,该法案针对聘请的审计师的上市公司提出监管,旨在要求对外国公司在美上市提出额外的信息披露要求。

对于这一法案的解读,外界普遍认为是在有意针对中概股,不可否认有这个成分,但不能过度阴谋论,我们更应该多审视自身的问题。

03 屡屡造假又为何?

从在线教育公司的整体盈利情况分析,会发现仍有近半数处于亏损状态。

根据尚德机构公布的财务显示,2015年、2016年、2017年公司净亏损分别为3.18 亿元、2.54亿元、9.19亿元。2018年财报前三季度,净亏损7.43亿元。

再看达内科技,2018年前三个季度的单季净利润分别为-1.805亿元、-1.66亿元和-8650万元,合计亏损4.38亿元。

最新一期净利润来看,好未来、流利说、有道、朴新教育、四季教育、安博教育、瑞思学科英语仍报亏损。

目前在线教育竞争激烈,获客难度大,在普遍亏损的情况下,各教育机构的销售和营销费用却在不断增加。

以尚德机构为例,公司的销售和营销费用,从2017年第三季度的3.417亿元人民币,增长到2018年第三季度的5.42亿元人民币,提高了58.6%。

达内教育也面临同样问题,2018年营销费用占同期营收的一半。

之所以教育公司频频虚增“营收规模”,是因为当下的竞争格局,营收规模的头部效应能够极大带来投资人的认可,有助于企业获得更高估值。

其资本运作的主要矛盾点,主要是来自二级市场交易者之间击鼓传花的基石是否存在,尤其是在行业发展过程中,大量一级市场机构获得了千亿美元级别的获利机遇,这一获利的合法性是否存在。

基于这一逻辑,在线教育企业必须保证增长,以维持买方机构认可程度。但是维持增长速度并不简单。

所以财务造假往往是因为行业竞争,营销费用高企导致企业亏损,而亏损压力导致过度倚重资本市场,要获得资本继续输血就必须靠营收增长来维持,而营收增长最快就是造假,于是恶性循环。

04 教育机构路在何方

目前教育机构乱象丛生,虽然在线教育离“寡头红利”还很遥远,但好在中国在线教育的蓝海仍有巨大潜力,可以说是机遇与挑战共存。

特别是在这样一个剧烈变迁、不确定性抬升、普遍焦虑的时代,成年人学习和成长的意愿和主动性大幅度提升,接受教育的方式也正在发生深刻变化,因而涌现重大机遇。

其次,在移动化、在线化、智能化的背景之下,也带给在线教育行业需求市场的便捷化,在技术和商业模式上有更多的选择空间和丰富的产品服务创新机会。

在市场规模上,根据德勤最近一年发布的两份教育行业报告,对于成人职业教育市场规模作了如下乐观预测——基于产业升级、“工匠”精神倡导、国家大力推动职业教育发展等因素,预计2020年达到1.24万亿,占教育总盘子(届时有望达到3.36亿元)的37%。

综合德勤、艾瑞等多家机构研报,无论在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,职业教育均属教育总盘子中位列前三的板块。且有望在未来几年保持15%左右复合增幅。

特别是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在逐年增长,预计今年达到4538亿元,在线教育市场规模的扩大与在线教育用户规模的扩大息息相关,正是在线教育用户规模的不断扩大,下沉市场的开发,使得在线教育市场规模持续增长。

一边有国家政策的大力支持和巨大的市场;一边是不惜花高昂营销费用抢夺市场,普遍亏损的教育机构现状,该如何破局呢?

齐铭认为有以下观点可供参考:

目前,教育信息化已被提到“建设教育强国”的政策高度,“互联网+教育”也被写进了具体实施方案中,诸多利好加持下,教育机构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。

但这一美好预期的前提是,如何认真及时的解决当下的乱象问题,放下傲慢、放下套路、放下浮躁,加大技术创新,用品质产品找回企业初心,以此赢得长久的认可和真正的尊重,进而振奋消费信心、行业信心、资本信心。